• <noscript id="ya6eq"><object id="ya6eq"></object></noscript>
    ?
    第249章:這么好降服?
    作者:雪山嵐      更新:2022-12-09 16:32      字數:2082
      容瑤感受到靈鳶的注視,抬頭與靈鳶視線對上。
      這一刻,容瑤好似明白了靈鳶眼神里的意思,她道:“它們是我救的,現在已經沒什么大礙了,你可以帶它們離開?!?br />   雖然城防軍也想收服這三只靈鳶母子,可這個時候,他們的人傷了三分之二,壓根就沒有底氣與靈鳶講條件。
      萬一這只靈鳶是個不講理的,他們與它講條件反而惹怒了它,它說不定會反咬一口,到那個時候,他們就得不償失了。
      保險起見,現在最安全的還是不與這只五星魔獸結下什么恩怨。
      靈鳶掃了城防軍眾人的神色,好似一下子就領悟了城防軍的顧慮。
      它的視線變得更加清高冷傲,低頭用喙緣頂了頂兩只崽子,而后先朝前走了幾步,它的意思很明顯,是讓小團子跟著它離開,不要留在這個是非之地。
      兩個白團子跟著母親走了兩步后,卻停了下來,它們回頭看向容瑤,兩雙黑豆一樣的圓眼睛里滿是不舍。
      兩只小家伙對著靈鳶“啾啾”叫了兩聲,像是在和母親說什么。
      成年的靈鳶聽了它崽子的話好似很不高興,用喙頂了幼崽兩下。
      白團子被母親頂的摔倒在地,還可憐巴巴地滾了幾圈,可兩個小家伙就是很倔強,又朝著母親“啾啾”了幾聲,這次的啾啾聲比上一次聲音高了一個度,好像在和母親極力爭取著什么。
      靈鳶低頭俯視著自己的孩子,過了好一會兒,神情嚴肅的靈鳶表情慢慢柔和下來。
      兩只小白團子張開小小肉肉的翅膀,高興地轉了兩圈,撲騰了兩下,而后邁著兩條小短腿朝著容瑤的方向跑去。
      城防軍的人看著靈鳶和它兩只幼崽的那一幕驚呆了。
      這兩個小家伙的意思是要和容瑤在一起?
      視線跟著兩個小白團子。只見它們飛快跑到容瑤身邊,然后就撲騰著小小的翅膀要往容瑤的布袋里跳。
      小家伙剛出生沒多久,太小太弱,一下子跳不高,還從容瑤膝頭滾了下來,旁邊的靈鳶看到孩子在地上滾了幾圈,立馬眼神就帶著了一股心疼和焦急。
      容瑤也沒想到這兩只白團子還要跟著她,回過神后,容瑤連忙伸手將兩個小家伙捧到自己的布袋里。
      兩只小白團子回到了布袋里后,高興的對著母親“啾啾”兩聲,好像是在告訴母親,它們找到了舒服的小窩和完美的飯票。
      靈鳶:……
      孫天朔瞧著這對靈鳶母子,撓了撓腦袋,“這下怎么辦?這小的要跟著容瑤,那這只大的怎么辦?它不會不要它的孩子了吧?”
      于是城防軍眾人都朝著那只成年靈鳶看去。
      成年靈鳶瞥了眾人一眼,昂著頭,高傲地走到容瑤身邊,在容瑤身邊歇著了,還時不時將頭伸進容瑤的布袋里逗弄它的兩只幼崽。
      眾人:……
      這是也留下了?
      那位離開了大磐森林許久的強者有沒有說過,他這只靈鳶坐騎這么好降服?
      不管這靈鳶母子是不是被容瑤降服了,至少它們短時間內不會成為敵人了。
      城防軍眾人心里都悄悄松了口氣。
      趙將軍也能閉著眼睛放松稍微休息一會兒了。
      容瑤受的傷不輕,被劉軍醫安排在趙將軍旁邊一同照料,蕭墨寒陪在容瑤身邊,雖然他一個字都沒說,可容瑤還是感受到了蕭墨寒對她的擔憂,她難得對蕭墨寒的態度好了許多,朝著蕭墨寒展開笑靨。
      蕭墨寒掃了她一眼,卻還是那副沒什么表情的模樣。
      蕭墨寒當真想給容瑤一個大白眼,都傷成這樣了,還有心情與他嬉皮笑臉,有這精力,剛剛打斗的時候為什么不能小心點?
      容瑤見蕭墨寒不但沒高興,臉色還變沉了,頓時覺得自己熱臉貼了冷屁股,當即也失去了逗蕭墨寒開心的興趣,靠在墻壁上閉目養神。
      蕭墨寒發現容瑤閉上眼睛不理他后,心中愈發的生氣,這個毒婦是怎么回事?
      傷成這樣也就算了,還拿喬上了!
      傷情好些的驥川孫天朔季勇蕭墨寒檢查這座大廳,并且處理俘虜。
      家族聯盟的三名精銳一位因為沖動闖過火墻,被燒死,兩位被盧家主抓住做了墊背。
      李家主被容瑤擊殺,靈鳶制造的氣旋卷暈了兩人,其中一人是被盧家主拉到最后的容琨。
      剩下的盧家主逃走,李氏兄弟和蕭云澤進入了大廳旁邊的門內。
      這么算下來,家族聯盟隊伍里僅剩的十人,只有盧家主是真正逃走的,家族聯盟隊伍對于他們來說已經不是威脅。
      靈鳶氣旋卷暈的兩人被驥川和孫天朔牢牢捆綁了起來,孫天朔本來打算一刀一個結果兩人的性命,可旁邊驥川提醒孫天朔容琨曾經是容瑤的哥哥,孫天朔想了想還是停手了。
      “川哥,那先扔這?”孫天朔問旁邊的驥川。
      驥川點頭,低聲道:“把嘴巴堵上?!?br />   于是,容琨和另外一位家族聯盟精英被堵住嘴五花大綁捆在了角落。
      兩人這么做完后,見靠在墻邊的容瑤什么話也沒說,就不管這位容瑤的“前大哥”了。
      休息下來后,大家又看向岳仁會進入的那扇門。
      突然孫天朔低聲道:“將軍,這靈鳶是那位強者的坐騎,您說它知不知道這大廳里的九扇門是什么情況?”
      眾人被孫天朔這句話說的精神起來。
      對啊,可以問靈鳶這些門的情況!
      趙將軍掃了孫天朔一眼,沒想到平時的粗漢也有心細的時候。
      他點點頭,讓大家安靜,而后趙將軍看向蹲坐在容瑤身邊陪著幼崽的靈鳶。
      他笑了笑,道:“靈鳶前輩,你知不知道這大廳里的九扇門是做什么的?”
      聽到趙將軍和它說話,靈鳶抬起頭看向他,它上挑的眼角人性化地揚了揚,明顯是聽懂了趙將軍的意思。
      可它只看著趙將軍,什么也不表示,裝作聽不懂的樣子。
      在趙將軍詢問的時候,閉目養神的容瑤就睜開了眼睛,見靈鳶一副知道也懶得告訴你的樣子,她悄悄取了一把空間種植的麥子放到兩只白團子面前。
      兩只小家伙一見到這麥子,立馬歡快地不停啄食起來,而靈鳶那雙眼睛看到容瑤取出的麥子,眼瞳震驚地瞬間皺縮。
    免费不卡中文字幕在线_免费超级乱婬视频播放_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