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oscript id="ya6eq"><object id="ya6eq"></object></noscript>
    ?
  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鐘毓怡然的打算
    作者:夏日粉末      更新:2022-12-08 08:21      字數:6211
      “四億!”夜冷安直接再次提高了價格。
      現在還在繼續和她爭的就只有鐘毓怡然了。所以,她才會直接抬高價格,打算速戰速決。而且,看鐘毓怡然的樣子,似乎也快要到極限了。
      此刻的鐘毓怡然在聽到了夜冷安的喊價以后,臉上更添上一絲陰霾,她繼續抬手喊價,加了一百萬。
      現在價格已經升到了四億,馬上就要到她可以承受的價格的底線了。要是繼續這樣下去,那最后這一株七星花,只怕她是真的拿不下來了。
      一想到這些,她就感到胸口一陣疼痛,甚至還有些呼吸困難。
      一旁的厲一注意到了鐘毓怡然的臉色不是很好,連忙開口勸慰道,“怡然小姐,你不要著急,身體要緊。你現在可不能情緒起伏太大,這不利于你的身體恢復?!?br />   “我沒事?!辩娯光簧钗豢跉?,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情,“厲一,我現在沒有辦法了,要是拍不下這七星花,那敏兒也不會幫我拿到調養身體的丹藥的。如果真的是這樣,難道我以后都要繼續拖著這殘缺的身體生活嗎?”
      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只是虛弱了一些,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,她的身體到底是衰敗成什么樣了。以前的她,可以到處去旅行,可是做著各種自己喜歡的事情??墒?,現在呢!她幾乎已經活成林黛玉的模樣了,甚至多走幾步路,都會覺得有些喘不過氣。
      現在她這樣的身體,不說配不配得上皇甫瑞凌了。只怕,如果阿姨知道了,就連她以后想要站在皇甫瑞凌的身邊都不可能了。
      雖然她利用了阿姨來對付夜冷安,可是她的心里也很清楚。如果她沒有辦法調養好身體,那么阿姨也一樣不會允許她出現在皇甫瑞凌身邊的。
      看著倔強的鐘毓怡然,厲一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。
      隨著時間的推移,夜冷安和鐘毓怡然之間的競價也越發激烈了。
      最后,鐘毓怡然也喊出了自己的底線,“四億三千萬!”
      在喊出了這個價格以后,她閉上了眼睛,似乎是在等待著宣判一樣。這已經是她的底線了,如果再喊出太高的價格,那么她就無法承受了。如果夜冷安繼續加價,那她只怕就真的是要和這七星花擦肩而過了。
      不過,很顯然,老天爺并沒有站在她的那一邊。
      在鐘毓怡然的話音落下以后不久,夜冷安就再次喊價了,“四億三千五百萬!”
      當夜冷安的聲音再次響起的時候,鐘毓怡然絕望地閉上了眼睛。因為這個價格已經在她的承受范圍之外了。
      隨著鐘毓怡然的靜默,拍賣師也在最后喊話了,“四億三千五百萬一次!”
      “四億三千五百萬兩次!”
      隨著那拍賣師的聲音響起,鐘毓怡然睜開了眼睛,眼底閃過一絲恨意,隨后直接開口喊價,“四億五千萬!”
      “怡然小姐!”厲一驚呼出聲,“你的預算根本就沒有這么高。這拍賣會是要馬上就付錢的,要是付不出來,可是會被追究責任的?!?br />   他是和鐘毓怡然一起來的,所以他自然很清楚,鐘毓怡然的底線究竟在哪里?,F在鐘毓怡然喊出了這樣的高價,要是到時候付不出來錢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      “我知道?!辩娯光谎鄣兹顷庼?,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,“放心,你難道現在還沒有看出來嗎?這一株七星花,夜冷安志在必得,所以她是一定會加價的?!?br />   雖然現在她拿不到這七星花了??墒撬膊辉敢庾屢估浒簿瓦@么輕易得到七星花,既然夜冷安志在必得,那就讓她多花些錢好了。
      聽到鐘毓怡然的話,厲一不由得皺眉,“怡然小姐,這樣做是不是不大好呢?而且,要是讓主子知道了,只怕會生氣的?!?br />   現在重要的不是夜冷安,而是主子。雖然喊價的是夜冷安,可是這背后的人可是主子??!怡然小姐怕是氣急了,要不然不會連這樣的事情都想不到的。
      果然,在聽到了厲一的話以后,鐘毓怡然眼底閃過一絲懊悔。顯然,剛剛的時候,她是沒有想到這一點,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要怎么樣給夜冷安添堵。
      另一邊的夜冷安,并沒有察覺到什么不對勁,而是繼續開口提高了一千萬。
      不知道是因為想通了,還是因為心虛,鐘毓怡然沒有再提高價格了。
      最后,那七星花以四億六千萬美金的價格成交了。對于這樣的成交價格,在場的來賓,大部分人都是感到很震驚的。誰能想到,這一株靈植居然能夠拍賣出這么高的價格。這可是今晚拍賣會開始以后,拍賣價格最高的一件拍賣品了。
      此時另外一個包廂內的葉熙媛,此刻的心情更是震驚。她自然是知道拍下這七星花的人是誰了,讓她感到震驚的是,夜冷安怎么會花費這么大的代價,拍下一株植物呢!不過,想到夜冷安背后的人是皇甫瑞凌,又覺得這一切似乎都是理所當然的了。
      不過,想通一切以后,她心中的嫉妒就忍不住再次涌了起來。她不明白,夜冷安究竟有什么好的,能夠讓皇甫少主為了她一擲千金,用四億六千萬美元的價格,拍下一株花。就算是靈植,那也不值這么高的價格??!
      當那七星花被送到包廂以后,夜冷安的眼神馬上就亮了,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那七星花上。
      看得一旁的皇甫瑞凌都有些嫉妒那一株花了,不過,他并沒有讓夜冷安察覺出來,而是淡淡地開口道,“要不要先讓厲三把花送回古堡那邊呢?”
      夜冷安想了一下以后,開口道,“要不然,我一起跟著回去好了。反正接下來的拍賣品,也沒有我想要的了,繼續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的?!?br />   其實,如果可以,她現在就想要把那七星花收進自己的隨身洞府空間內。不過,皇甫瑞凌和厲三都在這里,她也不好這樣做。雖然她覺得自己對于皇甫瑞凌是有些特別的,可是卻還是沒有弄清楚自己的感情。所以,在皇甫瑞凌的面前,她還是有所保留的。
      要是讓厲三一個人把七星花帶回去,她也并不放心的。所以,最好的辦法,就是她也跟著一起回去。反正拍賣會也接近了尾聲,接下來那些所謂的壓軸的拍賣品,她也并不感興趣,所以這個時候回去也是可以的。
      聽到夜冷安的話以后,皇甫瑞凌眼底一黯,隨即點了點頭,開口道,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就一起回去吧!”
      “你也要回去了?”夜冷安有些詫異,“接下來的拍賣品,你都不看了嗎?”
      “沒有感興趣的?!被矢θ鹆璧亻_口道,“所以還是一起回吧!”
      皇甫瑞凌都已經這樣說了,夜冷安自然也不會拒絕了。畢竟,她也只是個蹭車坐的而已。
      于是,兩人很快就離開了。和來時一樣,兩人的離開也并沒有驚動其他人?,F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還在那拍賣會上。
      “怡然小姐,主子和夜小姐已經離開了,估計他們已經回去了?!?br />   厲一本來是受到鐘毓怡然的指示,去看一下那七星花是不是已經送到夜冷安那里了。沒想到,他堪堪看到皇甫瑞凌和夜冷安離開的背影。所以,他馬上就回到包廂,報告給鐘毓怡然了。
      聽到厲一的話以后,鐘毓怡然馬上就決定了,“那我們現在也回去?!?br />   此刻,巴黎的一個酒店內——
      葉利和陳婉琴正在享受著晚餐,雖然兩人已經是老夫老妻了,可是在這難得的時候,還是愿意一起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。
      葉利的心情看起來很好,不為別的,就為此刻正在參加拍賣會的葉熙媛。
      那個拍賣會,其實要是可以,他也想要進去見識一下的。只可惜,他用了不少的關系,卻還是拿不到邀請函。當然,他也想要拜托一下南宮少主的。不過,因為生日宴的后續影響,公司那邊的業績差了不少。還好有南宮少主出手,才挽回了損失,而且還賺了一筆。所以,他也不好意思開口了。
      只是,沒想到南宮少主會邀請了熙媛去參加拍賣會了。所以,他臨時就決定,全家人一起到巴黎旅游過年的。
      再說,比起自己親自去參加拍賣會,熙媛能夠跟著南宮少主去參加拍賣會,更加讓他感到高興。因為,這意味著熙媛和南宮少主的關系更進一步了。
      之前因為生日宴所產生的那些陰霾,此刻已經全部煙消云散了。此刻的他,終于有了一個好心情,要和家人一起在國外過年了。
      在吃完晚餐以后,葉利和陳婉琴也并沒有馬上離開,而是繼續留在那里聊天。
      “也不知道熙媛現在怎么樣了?”陳婉琴有些擔憂,“她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拍賣會,也不知道習不習慣?!?br />   “這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?!比~利端起紅酒,喝了一口以后,心情舒暢地開口道,“有南宮少主照顧著她呢!不會出什么問題的。不過,這可是頂級的拍賣會,據說里面的每一件拍賣品,最后都能拍出天價。要是有機會,還真的是想要去見識一下??!”
      “會有機會的?!标愅袂傩χ_口道,“這一次就先讓熙媛幫你去見識一下吧!說起來,還是熙媛這個女兒省心??!安云那個孩子,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,居然要等到明天才愿意飛過來和我們匯合。當初一起過來,多好??!”
      “好了,他不是學校臨時有事嗎?”葉利倒是不大在乎,“他都已經那么大了,還已經參與到了公司的運營當中了,不是小孩子了,你還擔心他??!”
      對于這個兒子,他還是很驕傲的。雖然只是大學生,可是已經在跟著他學習公司的事務了。而且,大概是遺傳到了他的經商天賦。兒子在這一方面,還是挺不錯的。
      “也不知道學校是有什么事情,”陳婉琴還是忍不住抱怨道,“都快過年了,居然還要把人叫回去的?!?br />   “這些話,你在這里說說就好了?!比~利叮囑道,“明天安云來的時候,你就不要抱怨他了。大過年的,別讓他不高興了?!?br />   “知道了?!标愅袂冱c了點頭。
      就在這個時候,葉利的電話突然響了,接起電話,聽到那邊的人匯報以后,本來還帶著笑容的臉上,此刻已經全是陰霾了。
      對面的陳婉琴看到了,心情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。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這顯然不是好事。而且,在隱隱約約中,她還聽到了安云的名字?,F在她最擔心的就是,安云在國內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。
      沒過一會兒,葉利就已經掛了電話,他的臉色一片陰沉,那眼底的風暴說明著此刻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。
      “老公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好不容易等到葉利掛斷了電話,陳婉琴馬上焦急地開口道,“是不是安云那邊出了什么事情?他現在沒事吧?”
      “哼,他能有什么事情???”葉利此刻已經完全沒有剛剛維護葉安云的模樣了,他冷聲開口道,“他好得很呢!現在都已經學會撒謊了,居然欺騙我們說是學校有事,所以才要晚點過來?,F在倒是有事了,都進公安局了!”
      如果不是因為進了公安局,需要聯系公司法務部那邊的律師,只怕直到現在,他都還被蒙在鼓里呢!果然是翅膀硬了,都敢這樣騙他了。
      “什么?進了公安局?”一聽到葉利的話,陳婉琴差點就要跳起來了,她好不容易按捺住自己的不安,繼續開口追問道,“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??為什么會突然進了公安局的?還有,他現在怎么樣了?還在公安局那里嗎?”
      “他沒事,法務部已經派了律師去保釋他了?!比~利臉上的神情依舊不是很好,“現在應該已經回家了?!?br />   聽到葉利的回答以后,陳婉琴也算是松了一口氣,“沒事就好?!?br />   既然能夠回家,那就應該沒有受傷,而且,應該也不會是什么大事。就是不知道他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,都鬧到公安局去了。
      “他是沒事,可是明天他也來不了巴黎了?!比~利沒好氣地開口道,“他現在是私闖民宅,事情還沒有了結之前,他是不能離開帝都的?!?br />   雖然不是什么大事,可是卻也是被限制出境的了。
      “唉,那看來我們是要回去了?!标愅袂偃滩蛔@了一口氣,“就是這樣有些對不住熙媛了。本來是興高采烈要帶著她一起出國旅游過年的,現在年沒過好,馬上就又要回去了?!?br />   “這不也是沒辦法嗎?”葉利也是有些無奈,“熙媛那邊會理解的,一直以來,她都是個善解人意的姑娘。而且,安云那邊,我們也必須盡快回去處理?!?br />   陳婉琴點了點頭,“那好,我現在就先回去收拾行李。就是不知道,現在這么晚了,還能不能訂到明天的機票?!?br />   “我等一下就讓秘書訂機票?!比~利開口道,“至于熙媛那邊,等她回來再跟她說吧!”
      夜冷安和皇甫瑞凌也回到了古堡,夜冷安在車上的時候,就一直抱著那七星花,生怕被碰壞了。
      在回到了古堡以后,她才把七星花交給了福特管家,讓福特管家先把七星花幫她送回房間了。因為去拍賣會的時間有點早,所以她只是吃了一些點心墊墊肚子而已?,F在她也有些餓了,正好廚師準備了夜宵。
      不過,就在兩人吃著夜宵的時候,鐘毓怡然卻突然闖了進來。沒錯,是闖了進來。因為在剛剛的時候,皇甫瑞凌已經下了命令,不讓鐘毓怡然再來主樓這邊了。
      鐘毓怡然在回到古堡以后,第一時間就來到了主樓這邊,她要找夜冷安。
      現在夜冷安拍下了那七星花,所以她只能求夜冷安了。當然,她也很清楚,夜冷安是不可能把七星花讓給她的。所以,她現在想到的辦法是,希望夜冷安能夠給她一支七星花的枝,然后她想辦法找人來移栽,看是不是能成活。
      要是真的可以,那她也有辦法和夜敏兒交換了。當然,她不會白要的。那拍賣會上,她沒有能拍下七星花,所以那錢自然是沒花出去的。她可以給夜冷安錢,正好,夜冷安為了拍下這七星花,也花了不少錢。她這樣的做法,正好對雙方都有利。
      只是,沒想到,在回到古堡以后,她居然連主樓都進不去了。她很清楚,如果不盡早找到夜冷安,說不定夜冷安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要帶著七星花離開了,到時候她想要找人,就沒有那么容易了。而且,回國以后,還有阿姨那邊在盯著夜冷安呢!
      所以,即使知道是皇甫瑞凌下的命令,她也顧不上,直接就闖了進去。
      看到突然闖進來的鐘毓怡然,皇甫瑞凌臉色一沉,看向一旁的福特,冷冷地開口道,“你這個月的工資扣了?!?br />   攔不住鐘毓怡然,并不是福特的錯,而是那些傭人知道鐘毓怡然和夫人的關系,所以不敢采取太強硬的手段而已。但是,福特是這古堡的管家,所以他也有管理不善的責任。至于那些傭人要怎么處理,福特心里也已經有了決定了。
      “皇甫大哥,這不是福特管家的錯?!辩娯光贿B忙開口解釋道,“是我硬是要闖進來的,和他沒有關系?!?br />   她沒想到,皇甫瑞凌什么都沒有說,卻直接處罰了福特管家。這樣的行為,就像是一記無形的耳光狠狠地打在她的臉上一樣。因為,這樣的表現,已經是在不屑和她說話了。
      而且,她也不想要得罪福特管家?,F在她還住在古堡里,得罪了福特管家,對她來說,一點好處都沒有。
      皇甫瑞凌連看都沒有看鐘毓怡然一眼,就好像眼中完全沒有這個人存在一樣,他只是淡淡地看了福特一眼,“你有沒有不滿?”
      福特連忙彎下腰,恭敬地開口道,“這都是屬下的錯,少主的處罰是對的?!?br />   這樣的行為,更是讓鐘毓怡然的境地變得更加難堪了。
      不過,即使是這樣,她也沒有離開,而是看向夜冷安,臉上勉強勾起一抹笑容,開口道,“夜小姐,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談一下,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呢?”
      突然被叫到名字,夜冷安還是有些驚訝的,不過她也并沒有馬上答應,“不好意思,現在不是很方便?!?br />   雖然不知道鐘毓怡然是為了什么事情,可是她不是鐘毓怡然的媽,所以沒有必要慣著對方。她現在還在吃東西呢!所以,她是不會為了鐘毓怡然,而去餓著肚子的。
      顯然沒想到夜冷安會這樣干凈利落地拒絕,鐘毓怡然臉上的笑容都快維持不下去了,她繼續開口道,“夜小姐,我要和你談的事情很重要的。我知道,你現在沒有時間,但是我可以等你的?!?br />   “其實,你到底有什么事情,不如直說吧!”夜冷安也直截了當地開口道,“現在時間也不早了,等一下我還想要早點休息。所以,如果你的事情真的那么重要,那就現在說出來吧!”
      雖然這樣說,可是她覺得,她和鐘毓怡然之間應該沒有什么好聊的吧!而且,估計現在鐘毓怡然應該恨死她了吧!畢竟,這七星花,鐘毓怡然可是拼盡了全力想要的?,F在卻落到了她的手里。
      聽到夜冷安的話以后,鐘毓怡然的臉色不是很好。顯然,她覺得這么重要的事情,就應該兩個人坐下來好好討論一下。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夜冷安坐在那里吃著東西,而她則是像個仆人一樣,在這里呆呆地站著。
      不過,從夜冷安的語氣里面,她也聽出了對方似乎有些不耐煩了。她明白,要是現在不說,只怕夜冷安也不會再給她機會可以說出來的了。
    免费不卡中文字幕在线_免费超级乱婬视频播放_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