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oscript id="ya6eq"><object id="ya6eq"></object></noscript>
    ?
    411 真誠是打敗一切的必殺技
    作者:純純不失眠      更新:2022-12-19 01:49      字數:1640
      李彬就是今后創辦蔚來的那位,易車網老總,早就實現財富自由了,兒子出生后,號稱想要改變世界,于是創立蔚來,開始搞電動車。
      梁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否真的想要改變世界,反正李總喝醉了之后抱著自己就是這么說的,而且說的情真意切,念念叨叨我兒子出生了,我要給他一個沒有污染的地球啥,一個蔚藍的天空...
      那天晚上梁緋也有點上頭,再加上企鵝要強行收購光年科技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,梁緋就直接抱著李彬揚言要把公司賣了加入他的改變地球計劃。
      而且當時還多了句嘴,梁緋對李彬說道:“李哥,既然你想給孩子一個蔚藍的天空,公司就叫蔚來吧,蔚藍的蔚?!?br />   好家伙,這名字算是被梁緋奪舍來了,李彬當時就坐不住了,摟著梁緋對滿桌子的人說這就是我新公司的靈魂人物。
      喝醉了以后說的話也有人信啊,真是開了眼了。
      說實話,梁緋多少有些心動的,不對,是很心動,按照蔚來的發展,14年李彬與合伙人們創辦公司,到17年都是不斷燒錢造車,最后拿出了個es8,靠著這臺車去參加比賽,拿了不少獎。
      投資人名單里有小馬哥,京東劉,雷布斯,張磊的高瓴投資,紅杉資本等,蔚來由李彬和秦立洪管理,梁緋依稀記得,蔚來的第一輛量產車的發布會花了足足五千萬,然后,然后就沒錢了,車也造不出來。
      這其中還有個趣事,17年蔚來在首都五棵松體育館上市,京東劉的奶茶妹妹說了那番著名言論:“李彬花了十五分鐘描述蔚來計劃,而我老公只用十秒就說了yes?!?br />   當時采訪奶茶妹妹的,就是李彬的老婆王藝芝,當時王夫人的表情那叫一個豐富。
      理所當然的,飄了的奶茶妹妹被網上一頓群嘲,無非就是沒有你老公,你算個球之類的...
      這之后又撐了一段時間,實在是沒辦法了,李彬又跑去紐約上市融資,錢還是不夠,這就到了梁緋最最覺得市場和人有意思的地方,在蔚來的股票都跌到一塊二的時候,蔚來的第一批車主們自發幫他買車,蔚來最初期的直營店,也有車主出錢開的例子,可即便如此,到了19年,李彬也快撐不住了。
      可有時候氣運這玩意就是蹊蹺離譜,19年開始,蔚來的銷量竟然還過得去,至少開始有錢了,到這時,李彬才找了廬城市府談合作,最后廬城市府決定入股,這之后各大銀行也開始跟進,蔚來股票巔峰時期達到了66美金一股,所有人都賺麻了。
      所以并不是想外界傳聞那般,蔚來靠廬城市府才活過來的,雪中送炭算不上,但錦上添花絕對有之過而無不及。
      也正是因為廬城市府,蔚來才和江淮達成巨額合同,后來梁緋根據情報分析,沒有廬城市府的加入,蔚來肯定不會垮,但絕沒有如今這么好的光景,李彬能否撐下來也是個未知數,大概率會失去對蔚來的掌控。
      蔚來的整個發展過程可以說是非常精彩,這也是梁緋心動的原因之一。
      金嘉兒站在一旁,看梁緋把優酸乳的吸管都快嚼爛了,有些于心不忍,說道:“梁總,實在不行您抽一根吧?”
      “這可是你逼我抽的啊?!?br />   梁緋拉開抽屜,飛速撕開一條煙,叼上煙,雙手開始摸上衣口袋,沒有打火機,又去掏褲子口袋,還是沒有打火機。
      這把梁總給急的,對金嘉兒說道:“你趕緊鉆木取火,快??!”
      金嘉兒:“.....”
      你還不如讓我穿上黑絲,把襯衫扎起來露出小腰給你跳一段呢,都什么無理取鬧的要求??!
      嘴唇叼著沒點燃的香煙,煙嘴都被唾液浸濕了,梁緋抬頭對金嘉兒說道:“把張建軍叫進來?!?br />   張建軍是光年科技的財務總監,得到梁總呼喚,立刻飛奔而來。
      “老張啊...”梁緋笑盈盈看著張建軍。
      張建軍一見梁緋這個樣子,頭搖得像撥浪鼓:“沒錢,梁總,您這回說什么我都沒錢了,買那棟大樓已經把公司掏空了,還得緊著硅谷那邊,那幫鬼老踏馬的要起錢來跟催命似的,是,我承認,他們拿出您想要的東西了,可我真的不是印鈔機??!”
      梁緋眨了眨眼:“上禮拜徐孤勇和徐妙言她老頭子投資公司不是剛追加了五個億嗎,錢呢?”
      “堵窟窿啊,還銀行貸款啊,新辦公大樓的裝修啊,公司運營啊,哪里都要錢的?!?br />   梁緋勃然大怒:“踏馬的,互聯網公司還需要還貸款嗎!”
      張建軍:“......”
      失態了。
      梁緋站起來,在辦公室內來回踱步,說道:“其實吧,我覺得把大樓抵押出去也是個不錯的選擇,哎呀,我都對這棟老樓有感情了,相信廣大員工們也都是這么想的,再說,抵押出去也可以搬進去辦公的嘛?!?br />   張建軍聽了,忙勸道:“梁總,這可是咱們公司第一個大型不動產,意義非比尋常,您,您要不三思?”
      “就這么定了,出去?!?br />   “.....”
      第二天,梁緋和李彬見了一面。
      當得知梁緋為了支持自己的改變世界計劃,竟然準備把一天都沒待過的新大樓給抵押出去,登時感動得無法言表。
      “梁緋,以后咱倆也不要再客套了,你喊我哥,我喊你弟,啥也不說了,今后有蔚來的一天,你我二人平分天下?!?br />   頓了頓,李彬又附加了一句:“但是該承擔起來的責任,你也得承擔啊?!?br />   梁緋心想我不僅要承擔自己的責任,以后有機會,我能把你那份責任也給承擔過來,沒辦法,自己那么多女朋友,花銷很大的好不啦。
      梁緋搶在小馬哥等人的前頭,成了李彬的第一個投資人,并且榮登聯合合伙人的寶座,這時候,要是沒梁緋的推波助瀾,李彬的計劃還得往后推遲,現在,蔚來的誕生起碼能提前一年。
      李彬會把全部身家,1.5億美金全部拿出來砸進蔚來,梁緋砸了一棟大樓,這個消息相信很快就會在圈子里傳開,目測今后李彬能得到了的投資,會比之前更多。
      因為有梁緋這個號稱互聯網奇跡小公子的美少男,已極大的魄力震撼了那幫大老。
      黃口小兒都有此等膽氣,吾等又豈能趨于人后!
      互聯網就是這樣的,一群天賦異稟,履歷拿出去個個是網文男主的天才們,經常會腦袋一熱做出些非同尋常的決定,哪怕失敗了也沒關系,這跟錢已經沒關系了,這就是在改變世界。
      企鵝不是,企鵝就是個賺錢工具,他沒有夢想。
      兩人在湖畔從六點一直聊到八點多,李彬的嘴巴就沒停過,一直跟梁緋在描述那宏大的未來,但讓李彬意想不到的是,梁緋對電車的理解和知識,還有今后的市場變化,深入簡出,把他說的一愣一愣的。
      “老弟,你,你做過功課???”李彬驚訝的問,“不是腦子一熱做的決定?”
      梁緋咧嘴一笑:“我對未來,了如指掌?!?br />   李彬以為梁緋說的是還沒誕生的蔚來,但梁緋說的是未來那十年。
      看看時間差不多了,梁緋起身拿起外套穿上,對李彬說道:“我還有事,先走一步?!?br />   李彬依依不舍的挽留道:“再聊一會吧,我請你吃早飯?!?br />   “下回吧,我還要去參加畢業典禮?!?br />   “畢,畢....”
      李彬愣了會,隨即笑著搖頭:“我有時候真的難以置信,你今天才正式大學畢業,我想咱倆聯手的事,沒人會認為我找一個二十二歲的小伙子是失心瘋,反而會覺得你瘋了,拿一棟黃金地段的大樓跟我賭一個未來?!?br />   “你明明可以靠著直播和玫瑰書在圈子里大紅大紫,為什么...”
      梁緋正了正領帶,回頭對李彬笑道:“因為我貪得無厭?!?br />   “走了,嫂子?!?br />   梁緋沖剛繞湖跑了一圈的王藝芝打了聲招呼,走向自己的車子,車旁的金嘉兒拉開車門,等梁緋做好后,向李彬夫婦微微鞠躬,這才驅車離開。
      王藝芝看著離開的黑色路虎,對丈夫說道:“早知道梁緋長得好看,今天終于有機會仔細觀察了,沒想到這么好看,哎,聽說他感情生活挺豐富,真假的?”
      李彬看了眼老婆:“你們女人就對這個感興趣是吧?”
      “不是呀?!蓖跛囍ト隽藗€嬌,挽著李彬手臂說道,“梁緋如果沒有女朋友,可以把我家的最小的表妹介紹給他,兩個年輕人認識一下,以后你們一起搞事業,一家人不是更親近嘛?!?br />   李彬笑了起來,看著老婆說道:“拉倒吧,上回一起吃飯時候他帶的那個姓唐的姑娘還記得嗎,你覺得你那個小表妹比得上人家嗎?”
      王藝芝翻了個白眼:“簡直無語,你們男人不管年紀大小,就喜歡大的是吧?”
      李彬聳聳肩:“別人我不清楚,反正梁緋喜歡?!?br />   王藝芝望著梁緋車子離去的方向,頗為遺憾的嘆了口氣:“可惜了,這么好看的小男孩,給我家小表妹多好?!?br />   可能還覺得有些遺憾,王藝芝催促李彬:“你給梁緋打個電話問問,問問又沒關系,哎呀,這也是為你著想啊,一家人哎,你想想,一家人是不是更好商量事情,我表妹不差的,你見過呀,白白嫩嫩,哪里不好了?!?br />   李彬拗不過妻子,只能給梁緋打了電話。
      梁緋倒也爽快:“表妹漂亮嗎?”
      李彬在這方面很實在:“嗯,呃,比不得你那位姓唐的女性朋友?!?br />   “那不行啊,哥,我這個人最膚淺不過了,姓唐的小姑娘是我交友的底線?!?br />   李彬把手機開擴音給王藝芝聽,等掛了電話,攤手道:“你看吧?!?br />   “吹牛?!?br />   王藝芝斬釘截鐵的說道:“那個姓唐的小姑娘已經跟明星一樣了,長得好,身材也好,還是明海外國語的研究生,他梁緋眼光那么高,到哪兒去再找比她更好的,肯定在吹牛?!?br />   李彬對這些不感冒,他現在全部心思都在宏圖偉業上,聳聳肩:“這就不知道嘍,行了,會吧,我還約了別的投資人,梁緋都下場了,我的信心更足了?!?br />   金嘉兒駕車載著梁緋往明海大學去,看了眼坐在副駕駛的梁緋,小秘書猶豫了會,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問題。
      梁緋是個很好的老板,尤其他不像別人那般,只會用嚴苛的規章制度和不近人情的方式方法對待員工,至少和梁緋從香蕉直播一路走來的老人們是清楚的,梁總無論對待工作多嚴格,但平日里的行為舉止,大家都能感受到,這位年輕的老總沒有高人一等的姿態,從未有過。
      他也不喜歡那套上等人的套路,只要車里沒有別人時,無論是公司的司機開車,還是金嘉兒開車,梁緋都習慣坐副駕駛,而不是后座。
      他不會把自己與下屬隔絕,從而體現自身的地位和威嚴。
      梁緋掏出皺巴巴的演講稿,最后看了一遍,又背誦了一遍,這才放松下來,雙手搭在后腦:“想說什么就說吧?!?br />   金嘉兒抿了抿嘴,放心大膽起來:“梁總,為什么要花這么大的力氣搞電車呢,李總在汽車界擁有很大的資源和人脈,但我們沒有啊,如果只有當個創始投資人的話,您完全沒必要把新大樓抵押出去?!?br />   “還是說,您準備接手那家電車公司?”
      梁緋看了眼金嘉兒笑嘻嘻說道:“哎呀,我們家小秘書越來越洞悉圣心了,怎么說呢,我什么熱鬧都想湊,未來的話,新能源汽車絕對是最熱鬧的領域之一,我怎么能不插上一腳?”
      “想想就刺激?!绷壕p笑得燦爛。
      按照梁緋的設想,明年八月,財政部和科技部會聯合發布新能源汽車發展方案,到時候一夜之間會出現幾百家互聯網車企,他們不是為了創造新時代,這些公司的誕生只為了一個目的:騙補。
      沒有生產線,沒有企劃書,沒有產品,他們所擁有的,只是天花亂墜的PPT。
      代表人物,遁逃美麗國的樂視賈,他跑路之后,國內輿論對于這些新興車企的嘲諷和質疑達到了頂峰。
      國家花了十三年,砸進去萬億資金的新能源大門,最終被幾頁PPT給關上了。
      蔚來就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起步,艱難坎坷,但梁緋從來不認為困難是阻礙,沒有難度的游戲的通關,就跟壞女人的心一樣毫無獲得的意義。
      這和板上釘釘能成為時代標簽的短視頻完全相悖,電車,是個絕對風起云涌的市場。
      就讓李彬拿著自己的錢去揮霍,就憑他嘲諷燃油車主,讓企業陷入輿論漩渦的那出,梁緋想謀朝篡位,不是可不可能,而是在何時最為合適。
      梁緋想想就興奮,喊道:“真男人就該干實業!”
      金嘉兒可能腦子短路了,下意識問:“這個姓石的女孩是誰,我見過嗎?”
      梁緋:“.....”
      今天梁緋心情好,完全沒有因為新辦公大樓即將被抵押出去而感到絲毫的憂慮,所以決定饒恕小秘書的冒犯,問道:“我爸媽派人去接了嗎?”
      金嘉兒點頭:“已經接到了,還有梁橙和梁晶,梁總您的爸爸媽媽和妹妹們一起來參加畢業典禮?!?br />   “來這么多人干啥?!绷壕p滴咕道,“我可是一只無拘無束的孤狼啊?!?br />   車子一路順利的抵達明海大學,今天的明大相當熱鬧,很多家長都從全國各地趕來,就為了參加兒女們的畢業典禮,看著自己的孩子們穿上學士服,戴著學士帽,父母們會油然而生無比的驕傲。
      我的崽是明大的畢業生喲!
      所謂畢業季就是分手季,每年的六七月份,就是大學里的鴛鴦們勞燕分飛的時候,無論在校時多情比金堅,只要畢業了,因為工作也好,家庭也罷,分隔兩地,即便能撐一段時間,也撐不了多長時間。
      繞口歸繞口,但很實在。
      什么狗屁海誓山盟,在現實和幾百上千公里的距離面前,曾經的甜言蜜語,耳鬢廝磨,都會化作記憶。
      可能從兩人提著行李箱相互道別,約定下次見面的日子時,就再也不會見了。
      車子來到明大校門口,梁緋跳下車,整理了下身上的西裝,走進校園,沿途風景宜人,明大確實是個好學校。
      時間不早了,梁緋準備先去寢室一趟,學士服啥的早就提前發了,梁緋讓同學幫忙領了放寢室,他換上衣服,就可以前往典禮現場。
      殷晴悅早就打電話催過了,梁緋乘電梯上樓,路過一間寢室,看見個小學妹獨自在寢室里收拾行禮。
      這里是男寢???
      梁緋到也沒多想,回到自己寢室換上學士服,拿著帽子朝半空拋了下接住,準備離開時,又路過那間寢室,發現小學妹還在,一邊將男人的衣服往里面塞,一邊開著擴音打電話。
      小學妹:“哥哥,我在幫你收拾衣服,你安心參加畢業典禮就可以啦,我待會過來?!?br />   電話那頭:“辛苦啦寶寶,你收拾好就先回寢室吧,我這邊爸爸媽媽還有親戚都在,不太方便?!?br />   小學妹聽了,立刻都起嘴,不滿說道:“為什么呀,你就不能帶我見一下家里人嘛?!?br />   電話那頭的男生換了個語氣,哄道:“哎喲我的小祖宗,爸媽一直想讓我回老家的國企就業,我正跟他們打持久戰呢,你要是來了,他們不就知道我為啥不愿回家了嗎,肯定會刁難你的,你聽我的,我先回家安撫住他們,很快就能回明海?!?br />   小學妹:“那,好吧,你爸媽不會給你介紹對象吧,聽說你們那邊結婚都可早了?!?br />   電話那頭的男人立刻道:“不會的,那些都是瞎傳,你不要信?!?br />   “嗯?!?br />   “那我先忙啦,謝謝寶寶幫我收拾行禮?!?br />   小學妹掛掉電話,把行李箱抬起來,又環顧寢室仔細看看有沒有落下的東西。
      “他騙你的?!?br />   突然起來的一句話把小學妹嚇了跳,整個人原地蹦跶了下,捂著胸口轉身,看著門口的高大學長:“梁,梁緋學長?”
      “你好?!?br />   梁緋沖小學妹打了聲招呼:“我就跟你說一聲,你男朋友肯定在騙你,大概率他在老家還有個女朋友,這段時間估計他會頻繁往明海跑,圖啥你應該清楚?!?br />   小學妹聽了,登時有些不忿:“學長,你憑什么這么說?!?br />   梁緋:“因為這招我也用過?!?br />   小學妹:“......”
      學妹無法接受,語氣急促的說:“不可能,只有渣男才會這么干,學長你這么優秀,難道是渣男嗎?”
      梁緋點頭:“對啊,我是?!?br />   小學妹啞口無言,梁緋也不多說啥了,笑瞇瞇道:“你這樣,等畢業典禮結束,他晚上要是急不可耐拉著你去開房,你就直接跟他說一句話,坦白吧,我都知道了?!?br />   小學妹怔怔的,問:“他,他不說呢?”
      梁緋笑了起來:“你自己看著辦?!?br />   哎呀,又是拯救迷途少女的一天,咱就說,梁總最看不慣這種男人了,沒啥本事,就靠一張嘴蒙騙無知少女。
      啊呸,簡直丟高質量渣男的臉。
      走出寢室樓,梁緋就看見梁垂峰和許茹婷領著梁橙梁晶站在對面。
      老媽許茹婷笑瞇瞇沖兒子招手:“崽,你先過來,讓媽媽打你一下,必須先打一下才可以,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?!?br />   梁緋眨眨眼:“為什么要打我,我不孝順嗎?”
      許茹婷:“....”
      梁緋:“我沒給你買禮物嗎?”
      許茹婷:“.....”
      梁緋:“我沒拿到畢業證嗎,我敗家了嗎,不就因為我沒女朋友嘛,因為這個你就舍得打你的乖寶寶?”
      梁垂峰聽著兒子不自重的話,張了張嘴,最后嘆了口氣:“你去打吧,我幫你抓他?!?br />   于是,在寢室樓下,一家三口展開了追逐。
      最終,梁緋被梁垂峰一把逮住,任憑兒子怎么掙扎就是不撒手,許茹婷擼起袖子,高高揚起巴掌。
      “住手!”
      一聲嬌喝,許茹婷回頭望去,穿了件黑色印著白色小碎花短裙的郁宜飛奔而來:“干媽,不要家庭暴力!”
      梁緋一看,登時急了:“別跑,風大,要走光了!”
      郁宜怎么穿這么短的裙子,哎喲我這該死的占有欲啊。
      腿真白,饞。
      新
    免费不卡中文字幕在线_免费超级乱婬视频播放_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