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oscript id="ya6eq"><object id="ya6eq"></object></noscript>
    ?
    第三百三十章:死兆星
    作者:百鬼堂      更新:2022-12-10 12:58      字數:1636
      “這是什么東西……”
      突然從大海中沖出的巨臂讓龍勐然一驚,定睛一看,意識到這個巨臂主人的真實大小的龍更是臉色驟變。
      “巨人?……開玩笑,巨人也不會有這種體型?!?br />   “那是什么?瑪麗?”
      龍此時都顧不得叫瑪麗的化名了,直截了當地問道。
      他知道這玩意肯定和瑪麗有關,剛剛就是瑪麗說了一聲——拍死他。
      ……桑德楓?
      “那是桑德楓,你也可以叫它提福俄斯?!?br />   瑪麗澹然說道。
      在原本那個世界的傳說中,希臘神話里的泰坦巨人提福俄斯,和猶太傳說中的大天使桑德楓據說有一部分同源要素。
      因此,在黑瑪麗的御下,這個巨人叫做提福俄斯。而在文月御下,這個巨人就該被成為桑德楓了。
      瑪麗之前到處跑的時候就帶著提福俄斯到處竄。雖然提福俄斯一般跟不上自己的速度,但是自己來到白土之島好歹也過了一夜多了。
      “那是什么生物,這種大小……”
      龍臉色微變,語氣有些猶疑不定地問道。
      瑪麗伸手比了一下,說了個大概。
      “身高大概過萬米?我倒是沒有專門算過,總之比海王類大就是了?!?br />   “這個題型……這到底是什么生物……”
      “你也許可以叫它山嶺巨人?”
      瑪麗摸著下巴說道,“這家伙原本是一座島嶼來著,被我的能力變成了這樣?!?br />   “……你的能力可以把一個島嶼變成巨人?”
      龍看著瑪麗的眼神變得完全不同了。
      如果說之前龍看著瑪麗的眼神只是在看著一個強者、一個賢者,現在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可以決定世界命運的人一樣。
      他咽了一口唾沫,雙手拍在了瑪麗的肩膀上。
      “嗯?”
      瑪麗疑惑地看向龍。
      龍望著瑪麗,語重心長地說道:
      “千萬別讓世界政府的人知道你有這個能力……現在不要暴露更多了?!?br />   “怎么了?”
      “瑪麗,你知不知道你這個能力到底有多可怕?”
      龍鄭重其事地說道:
      “我問你,這種改造你能進行多少次?”
      “呃……理論上無數次?”
      瑪麗不確定地說道,隨后一怔,接著便恍然大悟。
      “原來如此……”
      “你明白了吧?”
      龍直起身來,看向遠處的桑德楓。
      “這樣的怪物,即使是我對付起來恐怕也相當吃力。而你可以批量制造這樣的巨人?!?br />   “試想一下……成百上千這樣的巨人朝著某個勢力沖鋒的場景?!?br />   “你的這個能力一旦暴露,別說世界政府,革命軍這里我也壓不住的。他們都會想將你的力量據為己有,利用你加速達成目標。不管對哪一方來說,這都決不是好事?!?br />   “……龍,你啟發了我?!?br />   瑪麗臉色忽然變得有點古怪。
      “我們好像確實可以考慮用巨人海朝著世界政府一波推過去來著。這一招怕是要比你們準備的方案都要措手不及吧?”
      “絕對不行!”
      哪知道,龍斷然拒絕了瑪麗的提議,而且臉色極為嚴肅。
      “瑪麗,別沖動。你好好想想?!?br />   “且不說巨人海能不能擊敗世界政府那些人,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對方隱藏著怎樣的力量。就算你真的成功了,你有沒有考慮過,這之后那些巨人應該如何處理?身為他們創造者的你本人又該如何應對后續的世界?”
      “成為新世界的古代兵器嗎?有這樣力量的你已經完全脫離了群眾的范疇了,別忘了你自己堅持的綱領?!?br />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瑪麗眼睛微微睜大,后知后覺的她背后出了一層冷汗。
      “你說的沒錯……剛才的確是沖動了?!?br />   瑪麗嘖了嘖嘴,剛才她心里確實有那種憑借一己之力平推世界政府的念頭。
      但是現在仔細想了想,那種做法和自己一直以來堅持的主張堪稱背道而馳。
      力量這種東西有時候的確是能侵蝕人心。
      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濤洶涌,瑪麗忽然身體一頓。
      “怎么了?”
      龍皺著眉頭看向瑪麗,生怕她又蹦出來什么怪主意。
      瑪麗沉默了片刻,輕輕說道:
      “我們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      “嗯?”
      龍挑了挑眉,隨后身體也頓住了。
      無言片刻后,兩人同時看向大海。
      桑德楓此時手已經收回大海中,海面上沒有任何痕跡。
      “那家伙被拍到海里面去了?”
      “應該沒有……拍進去了的話現在估計要浮出來了?!?br />   “的確,被這玩意拍一下的確吃不消?!?br />   “也就是說……”
      “嗯……”
      瑪麗撇了撇嘴,拳頭和掌心按在一起。
      “一時間沒注意,怎么讓這家伙熘了……”
      “要去追嗎?”
      “當然要追,趁我們沒注意跑了,虧我剛才還以為那家伙是什么狠角色,結果就是滑熘……”
      “不行,我一定要追上他?!?br />   看著憤憤不平的瑪麗,龍在無奈的同時也松了一口氣。
      這種不著調的表現……看來瑪麗的心態已經調整過來了。
      “那你就去追他吧,我留在這里看守。過會我會讓雷利來……”
      “刺啦——”
      話沒說完,一道刺耳的聲音從他們兩人身后響起。
      兩人同時身體一個激靈,瞬間轉過身去,擺出戰斗姿態。
      一個白色的圓環在空間中開辟出來,一個通道張開。
      這一幕看起來相當熟悉。
      “麥吉克圣?”
      龍立刻問道。
      下一刻,通道中,一男一女兩人駕著一個中年男子從通道中走出。
      來者正是麥吉克圣、維納斯和馬卡洛夫三人。
      三人此時的模樣都極其狼狽,以至于龍第一時間還不敢確定自己面前的人是誰。
      麥吉克圣抬頭看了看,看到了龍之后,他明顯松了一口氣。
      隨后,他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,便兩眼一翻暈倒在地。
      失去了麥吉克圣的支撐,那個女孩的氣力不支,被連帶著帶到在地。
      “等等……”
      龍和瑪麗正想要上前搭把手,女孩揉著腦袋抬起頭來看向兩人。
      就是這一眼,瑪麗和龍的動作同時一滯。
      看著眼前的維納斯,兩人的神色都凝固住了。
      ……
      加布里埃爾快步走在盤古城中的走廊里,抱著一沓,朝著上層走去。
      她留在瑪麗喬亞的主要目的就是充當情報傳遞的橋梁,而這是一個需要長期留守的活。而她長期留在瑪麗喬亞的理由就是作為五老星的機關侍從,幫助他們處理一定的事務。
      因此,每天她都要前來盤古城與五老星進行文件信息溝通,也正因如此她也可以做到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時效性情報傳出。
      然而,自從昨天埃德維德圣失聯之后,加布里埃爾心中就有一股揮之不去的不安感。
      而這種不安感愈演愈烈,知道現在讓她心神不寧到連處理事務都屢屢出錯。
      好不容易把五老星安排的工作做完,這次去提交工作報告的同時,加布里埃爾也打算請幾天的假,去調查一下埃德維德圣的事情。
      她走到了頂層,漸漸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。
      平時這里雖然也沒多少人,但是還是會有不少CP在附近警戒的。
      但是今天……
      一個人都沒有,為什么?
      她皺起眉頭,感覺有地方不對勁。
      但思考片刻后,她還是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。
      “大人……”
      推開門后,她走進五老星的會議室中。
      隨后剛說出口的話戛然而止。
      原因是,五老星的會議室中此時不止有五老星五個人。
      平時這里也偶爾會有其他人來進行報道,但此時顯然不是這么一回事。
      她看到了五老星跪在兩個人面前。
   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她在開門的同時,七個人都回過頭來看她。
   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站在五老星面前的人,一個高高瘦瘦的,穿著一身白袍。而另一個人則是身披重甲。
      身披重甲的那個人……斷了一條手臂。
      “你是……”
      身披重甲的那位低聲說道:“加布里埃爾?”
      加布里埃爾聞言,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單膝跪下。
      “是?!?br />   雖然她并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誰,但她的確知道世界政府的最高統治者并不是五老星?,F在這個狀況,一看就知道,這兩個人就是隱藏在世界政府后的上級統治者。
      那么她跪也是理所應當。
      沉默了片刻后,身披重甲的那個人緩緩地邁步走向加布里埃爾。
      他站到了加布里埃爾面前,龐大的身軀帶來的陰影徹底籠罩了加布里埃爾。
      “你是埃德維德圣的侍從,沒錯吧?”
      “是的,我是隸屬于他的CP0?!?br />   加布里埃爾如實回答道,這種事情藏也沒意義,對方想查可以很輕松地查出來。
      重甲男人點了點頭,隨后低聲說道:
      “那么你好,加布里埃爾。我叫阿提拉,是你主人的老師,你應該聽說過我?!?br />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加布里埃爾保持沉默。
      她的確知道阿提拉這個名字,但是她卻從來沒見過阿提拉的真容。
      主君的老師……是斷了一只手的嗎?
      就在她心中思量的同時,阿提拉接著說道:
      “對于你的主人,你有什么想法?”
   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加布里埃爾不知道阿提拉此言何意,思考片刻后,謹慎地回答道:
      “我是他最忠誠的仆人,我是為保護天龍人而生的,而他既然是我侍奉了二十多年的天龍人,我的一切都是埃德維德圣的所屬物,此生不會背叛他?!?br />   這話加布里埃爾自認已經說得足夠保守。天龍人是世界政府的象征,加布里埃爾這句話其實也是在暗示對方,自己是世界政府的忠犬。
      然而這一次,加布里埃爾出錯了。
      “原來如此?!?br />   阿提拉緩緩說道:“永遠不會背叛埃德維德圣嗎?”
      “那加布里埃爾,我告訴你一件事吧?!?br />   “您請說?!?br />   加布里埃爾把頭低得更低。
      “我的這只手臂,是昨天晚上被埃德維德圣砍掉的?!?br />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氣氛忽然凝固,加布里埃爾瞪大了眼睛。
      她的大腦頓時一陣空白,所有的思緒都被瞬間清空。
      “他背叛了,背叛了世界政府,成為了我們的敵人?!?br />   “然后,他死了?!?br />   阿提拉就像是在說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樣。
      “被我打穿了胸口殺死?!?br />   “!”
      一道鋪天蓋地的蟲潮從加布里埃爾身上驟然爆發,朝著阿提拉撲了過去。
      阿提拉似乎對此早有準備,他身上武裝色霸氣勐然一閃,即使只有單手,他依舊可以揮動自己的長槍。
      蟲潮在他的面前,僅是一擊便橫掃一空。
      而加布里埃爾此時好似紅了眼,她直起身來,雙手放開,海量的蟲豸從她袖口中噴涌出來。
      死了……死了……
      怎么就這么死了……
      加布里埃爾感覺一股熱氣在自己心頭涌動。
      她來到瑪麗喬亞就是追隨著埃德維德圣母親的腳步而來,從埃德維德圣出生開始就一直跟著他。
      而現在,自己陪伴了二十多年,陪伴了半個多輩子的人忽然就這么毫無征兆的死去了。
      還是被眼前的人所殺。
      極度的沖擊讓加布里埃爾徹底失去了冷靜,不顧一切地對著眼前的壯漢發動自殺式攻擊。
      而事實上,這也的確是自殺式進攻。
      “果然,埃德維德圣的忠犬和埃德維德圣一條心,不和世界政府一條心啊?!?br />   蟲潮背后,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。
      下一刻,寒光一閃。
      “啪!”???.biquka.com
      密密麻麻的蟲子只一刻便全部爆炸,變成了粘稠的綠漿灑在地面上。毒蟲的毒液飛濺出來,濺射在墻壁上,發出滋滋的聲音。
      而加布里埃爾的兩條機械義肢,也被一擊斬斷。
      “……”
      這一擊下去,加布里埃爾好像冷靜了下來,她看著眼前的阿提拉,喘著粗氣。
      隨后,她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。
      剃被她發揮到了極致,在寬敞的通道中不斷穿梭,讓人難以用肉眼確定自己的位置。
      “跑了啊?!?br />   尹姆走到了阿提拉身邊,而五老星依舊跪倒在原地不敢說話。
      “她跑得掉嗎?”
      阿提拉瞥了尹姆一眼。
      “記得查查看,CP里面還有多少埃德維德圣所屬。全部殺死,一個都不要放過。寧可錯殺一千,也絕不放過一個?!?br />   “這事交給五老星干吧?!币访鏌o表情地說道。
      阿提拉點了點頭。
      “至于這個加布里埃爾……”
      “我親自送她上路?!?/div>
    免费不卡中文字幕在线_免费超级乱婬视频播放_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