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oscript id="ya6eq"><object id="ya6eq"></object></noscript>
    ?
    第1442章 三皇炮捶
    作者:張龍虎      更新:2022-12-08 10:29      字數:2198
      這個叫凈琉璃的天竺菩薩,似乎因為信仰的關系,想要跟齊等閑商量商量。
      畢竟,齊等閑那阿瓦達大教堂花費幾十億米金建成,其占地面積為三個世界杯場地,可謂是極盡奢華。
      這樣一個大教堂建立起來,可想而知圣教的影響力會到達如何一個空前絕后的地步!
      而南洋那一帶,本來崇佛的人就不少,齊等閑搞出這么一手來,肯定得把信仰都吸過去,到時候誰來信他們?
      不過,齊等閑干這事兒可是沒半點負擔來著,畢竟道門又不往那邊發展,無所謂了,天尊不會看他不順眼給他一道悶雷的。
      “那就是沒得談了?”迦蘭陀不由問道,他皺著眉頭,神色始終顯得很悲苦。
      “你們非要動我的根基,那還談什么?”齊等閑不由笑了笑,無奈地反問道。
      三個瑜伽上師都是不由輕輕點了點頭,齊等閑的態度,讓他們都知道這件事沒得商量了。
      迦蘭陀站起身來,雙手合十,道:“既然沒得談,那就不談了。這段因果,大主教閣下,可要小心!”
      齊等閑哈哈大笑,說道:“威脅我?最好是止于威脅?!?br />   迦蘭陀道:“菩薩若知道大主教閣下是這個態度,肯定會很失望?!?br />   齊等閑道:“我還真有些好奇這位凈琉璃到底什么來歷,居然能在末法時代被人尊稱為菩薩?武功到了我這種境界,在我想象當中,應當是拳打菩薩,腳踢佛陀了……我想看看,這位凈琉璃菩薩,能不能擋得住我的半步崩拳?”
      這幾個天竺佛宗的瑜伽上師的來意齊等閑已經知曉,彼此有利益上的沖突,有矛盾存在,話中又帶著些威脅,那么,齊等閑自然也就不藏著掖著了。
      何況,齊等閑本身也不是個太喜歡藏著掖著的人,只不過有時候體內的老六基因發作,喜歡埋伏一手罷了。
      歸根結底,他還是個熱血武人,一怒之下,必然是要血濺五步的。
      “你好大的膽子!”迦蘭陀聽到這話之后,不由震怒,右手一抬,捏出一個蓮花法印,對著齊等閑的腦門按了過來。
      這一掌打來,其中拳意透著慈悲、浩瀚、宏大,以及悔悟,似乎是要教齊等閑懂得尊敬佛祖的道理。
      但齊等閑卻是端坐著不動,左右手一抬,微微拱起,對著那蓮花手印就打擊了過去!
      “三皇炮捶,這一手拱手讓江山打出來,天底下有誰能接得???”楊關關看到這一幕,心中不由暗暗震撼。biquka.com
      三皇五帝時期都是禪讓制,齊等閑這一記炮捶,便好似堯帝拱手讓位與舜,這是把整個江山,整個天下都禪讓都托付出去的意境!若是沒有舜帝那樣的德行與能力,又有誰接得住如此厚重的拱手一讓?
      迦蘭陀因齊等閑語氣中對佛宗不敬,所以出手,要教他尊佛禮佛。
      而齊等閑以三皇炮捶回擊,拱手一讓,便是整個天下,你就算是佛祖,又能不能接得???!
      一碰之下,傳來震耳欲聾的巨響,齊等閑屁股下的石墩甚至咔嚓作響,出現了一道道裂紋。
      迦蘭陀臉色猛然漲紅。
      眾人都聞到了一股隱隱約約的血腥味,然后,又看到迦蘭陀咽喉聳動,似在吞咽。
      只是僵持了一瞬間而已,浩蕩恐怖的拳勁便震得迦蘭陀往后退去,那股拱手讓江山的宏大拳意,更是仿佛要擊潰他的精神,讓他忍不住向德高望重的三皇五帝下跪!
      “唰!”
      退出三步之后,迦蘭陀身體扭曲,做出一個古怪的姿勢,似乎是瑜伽術特有的維持氣血運轉的動作。
      “厲害厲害,都傳說齊大主教功力蓋世,堪比將武功傳到華國的達摩,如今一會,竟與貧僧不相上下,果然名不虛傳!”迦蘭陀大聲說道。
      齊等閑笑了笑,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,緩緩地說道:“勞煩回去告訴那位凈琉璃菩薩,不要來南洋動我的蛋糕,不然的話,我可是會殺人的?!?br />   “任何膽敢褻瀆我主光輝之徒,皆是我要以死亡懲戒的?!?br />   “我主的光輝,將照徹南洋,任何行于其中的人,皆如行于我主的道上,便如行走在祂的國……”
      “福生無量……呃,嗯,阿門!”
      齊等閑說完這話之后,伸手點在自己的眉心、胸膛和兩側肩膀上。
      迦蘭陀收了自己那古怪的姿勢,微微點頭,說道:“我們走吧,這件事,看來是沒得聊了!”
      三位瑜伽上師都是雙手合十,對著齊等閑微微鞠躬。
      “再會!”
      迦蘭陀說道。
      三人轉身離開,也不擔心齊等閑會突然動手,因為,人家怎么說都是這種級別的高手,犯不著干這種沒有風度的事情。而且,雙方現在的矛盾,并沒有到那種非要分一個生死的地步。
      齊等閑在人走之后,不由捏著下巴笑了起來,道:“有意思!”
      “這個齊等閑果然厲害!”
      迦蘭陀走出了幾百米之后,這才停下腳步來,緩緩地說道。
      “迦蘭陀,剛剛你跟他對了一拳,感覺如何?”一個瑜伽上師問道。
      “除了厲害之外,我找不到任何的形容詞了?!卞忍m陀臉色陰晴不定,然后面色漲紅,哇的一聲往外吐了口血出來。
      這一幕,還真像鳩摩智在蕭峰面前裝逼,跟蕭峰正面硬剛,說著能跟貧僧打成平手的人不多之類的騷話,離開之后,再找個沒人的街角吐血……
      兩人剛剛那一下,可是極致剛勁的硬撼!
      齊等閑是打破虛空,見神不壞的境界,簡直就是一尊陸地神仙,合著三皇炮捶的拳意打出這樣的一記拱手捶來,天底下,有幾個人能用剛勁硬接的?
      迦蘭陀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液之后,說道:“此人很強,我們三個聯手,多半也很難打得過他。甚至,菩薩親自出手,都未必能夠贏他!”
      “有這么厲害?”
      迦蘭陀皺了皺眉,說道:“在今年的宗教大會上,華國佛宗的幾大高手盡敗他手,你說厲不厲害?!”
      另外兩個瑜伽上師都是不再說話了,顯然,齊等閑的強大,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了。
      此刻,齊等閑從石凳上抬起了屁股,那石凳頓時傳來稀里嘩啦的聲音,裂紋擴大,直接碎了一地……
    免费不卡中文字幕在线_免费超级乱婬视频播放_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